losan桑

话不多说,今天比赛直播时,弹幕里看见伪酱了。

带着魔人勋章😭

也许还有转机呢?

给nicho太太的repo♥

还没看,看完详细写读后感

今天依然喜欢妮扣太太❤ @nichoLee

随缘又打不开啦呜哇哇哇哇哇哇哇😭😭😭😭

【魔道祖师】这个小区仿佛智障(3)

墨重秋今天更新了吗:

  1 .
  “洋洋,我们出去买酱油。”晓星尘穿戴整齐,带上眼镜拍了拍趴在沙发上的薛洋的头。阿箐极其不情愿地从薛洋的背上起来,躺到别处去了。
  薛洋慢吞吞地站起身来陪着晓星尘出门,建在郊区的小区的坏处就是,你得开上几十分钟才能看见一间超市。
  “哎呀,洗衣液大减价啊,家里洗衣液快没了。”“洗洁精也买两支吧!”“哦……这个酒用来做菜听说香味很好啊。”“买几条毛巾吧!”薛洋的手推车堆起了一座山,而晓星尘的购物欲丝毫没有减轻。
  喂喂喂,一会提袋子的是我啊你少买点。
  最后薛洋左手两只洗洁精,还夹着一大支洗衣液,右手的袋子里是各种饮料零食,回到家,整个人虚脱在地:“一个小区他建这么大干嘛啊!”
  “看看买了些什么。”晓星尘蹲着翻找着东西。
  “洋洋。”
  “干嘛?”
  “我们忘记买酱油了。”!(๑•̀ㅂ•́)و✧
  薛洋:???
  
  2 .
  薛洋没有驾照,所以在晓星尘和宋岚都出去了的时候,只能走好远来到公交车站等公交车。他看见一辆车驶了过来,于是他一直挥手,挥到车来到他的面前。
  薛洋满心欢喜地掏出公交卡,准备上车。
     然后。
  那辆车停都不停地从他面前驶过去。
  薛洋懵逼地以为是司机刹不住车,于是追了上去。
    它一直不停,开出了很远。
    好气哦。薛洋看着远去的公交车,还得保持微笑。
  
  3.
  阿箐第一次来月事的时候,她因为晚上看了恐怖片所以跑去跟薛洋睡一块。薛洋一早起来,觉得屁股湿湿的,嘟囔着不会是小瞎子尿床了吧,然后低头一看。
  屁股下一片血红。
  薛洋吓得立刻扯开自己的裤子,发现不是自己流的血之后更加惊恐了,一把扛起还没清醒的阿箐,冲进晓星尘和宋岚的卧室,大喊:“阿箐流了好多血啊!!!”
  晓星尘和宋岚正解决着一早起来需要解决的事情。
  两个男人和一个抱着一个女孩子的男生急匆匆地冲进医院,薛洋好像刚刚拍完黑道片一样,整手的血,还一脸惊慌。
  然后医生把那三个没有一点生理常识的男性挨个骂了一遍,并且人手一本生理常识须知。最后好心的路人顺便给他们挑选了卫生巾。
  等到回到了家,阿箐才醒过来。
  最后的最后,薛洋比阿箐更了解她自己的生理期。

【楚路】现在问题来了,师弟该怎么泡?

墨重秋今天更新了吗:

•ooc

路明非大四的寒假简直闲到胃疼,小魔鬼最近都不怎么出没,偶尔冒个泡送他一顿芥末棒棒糖加辣椒豆浆就销声匿迹,师姐被送回了新娘岛,听说最近逃了出来,逼得金发高富帅满世界上演落跑新娘。
楚子航被找了回来,目前正在世界各地创造完美神话。
而路明非的寒假,依旧是作为东方不败坐镇网吧,独战群雄,往往一天下来座位旁边就堆满营养快线。
路明非以最后一个寒假让我回中国好好怀念过去以后满世界跑就没时间啦为由,当了个甩手掌柜,事务全都交给了已经三年级的助理小美女,自己跑回了中国。
路明非没有回婶婶家,随便找了间小破公寓,一间房一张沙发一台电脑一张床,每个月600房租,虽然简陋但路明非也住得快活。
但这造成了楚子航大神大驾光临却要在屁股下垫报纸坐地板因为沙发上不是饼干碎就是牛奶渍完全不敢让师兄坐的局面。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路明非提着战利品从网吧走出来,阳光照在路明非三天没洗的头上,仿佛能直接煎个荷包蛋。楚子航还是背着个袋子,装得里面好像就是网球拍一样,带着个墨镜,穿着运动衫,在网吧门口一站就显得好像警察叔叔来查水表一样,多少未成年人看到他扭头就逃。
我操师兄你这是金发美妞不合你意跑回中国寻找土生土长的花姑娘了吗?再怎么找花姑娘你也不能找网吧来啊,花姑娘又不可能三天不洗澡饿了康师傅渴了营养快线。
楚子航一看到路明非这油腻腻的一身,张口就是一句:“你多久没洗澡了?”师兄,揭人不揭短你晓得不晓得。
于是路明非屁颠屁颠地跟着土豪师兄去了酒店,在前台姐姐非常内涵的眼神中开了个钟点房。
洗澡。
楚子航你病吧,谁他妈特意去酒店开房就为了把师弟弄干净啊?您玩的是屠龙传还是暖暖环游世界啊?我一会儿出来你就得告诉我今天的搭配是简约清新了吧?路明非拿着酒店免费的沐浴露挤了一大坨就往身上抹。
楚子航在他出来之后并没有告诉他今天的搭配要求,事实上,路明非出来之后压根没看见他。路明非看见楚子航手机还在这里,于是一个人坐在那里联机玩连连看。
一局结束,楚子航就提着大包小包回了来,路明非被各大名牌淹没,有点不知所措。
您的好友学生会主席路哥已上线。
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穿着一身楚子航花钱买的名牌带着包养自己的土豪来到了自己的住处,顺便让他坐在了报纸上。
“所以说,师兄你回来就是因为你回来过新年结果爸妈飞国外去了所以找我过新年?”“嗯。”“你这样让我感觉自己是个备胎……”
路明非挠挠自己终于干净了的头,指了指四周:“我这可是连厨房都没有啊。”楚子航二话不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递给了路明非。
此时距离新年其实还有七八天,楚子航这张纸上把这七八天到新年结束的计划全都写好了,看着这么长的一张纸,路明非顿时有种自己在写政治卷的感觉。
最可怕的是,这么大张纸上的笔迹全都是出自楚子航之手,不含一丝电脑打印,可想而知,楚子航是花了多长时间写完这张纸的。
路明非用了五分钟快速地看了一遍,槽点从午夜的摩天轮变成了各大知名餐厅,路明非一把捂住随身携带的学生卡,道:“师兄……芬格尔那厮还欠我钱呢……”
言下之意就是,爸爸我没有钱,不要拉着我,我真的没有钱。
楚子航闻言,掏出一张卡。
“滴,1.4元。”
楚子航:???
tbc

【魔道祖师】这个小区仿佛智障

墨重秋今天更新了吗:

•现代au,双道长。
•一个完好无损的宋岚岚和脱下眼镜半米之外人畜不分的小星星。内附从良妹控洋洋。
•ooc。
……………………
魔道小区,一个充满着金钱味道的小区,住得起的不是暴发户就是有钱的书香世家,宋岚一家就住在这里。
宋岚是个gay,晓星尘是他的合法丈夫,他们有两个领养的孩子。
“小瞎子,想吃糖吗?求我啊!”
“智障。”
十五岁的薛洋和十二岁的阿箐,与隔壁琴笛合奏二人组被大家亲切的称为噪音制造者。
宋岚家有个特殊的规矩,七天一小扫除,十四天一大扫除。某蓝氏副总裁夫人抱着他的丈夫说:“太可怕了,虽然我们也是一天一条床……”
某蓝氏副总裁他哥兼江氏总裁丈夫表示不想翻译他弟弟内心的弹幕,他觉得自己好像在看片。
我们的故事,就是这一群人,仿佛智障的日常。
“成美,跟你妹妹出去跟你表哥借点酱油。”宋岚放下扫把,对着趴在沙发上的薛洋以及趴在薛洋身上的阿箐道。
有一天,保姆阿姨终于回想起,自己的工作被老爷全部抢光的恐惧。
“你再这么叫一次我就往你的套套里涂辣椒油。”薛洋向您竖起了中指。
“?!上次害我进医院的就是你这个死小子??????”宋岚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扬起了鸡毛掸子。
薛洋一把扛起阿箐一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隔壁蓝湛家借酱油。
魏婴打开门,薛洋和阿箐选择了死亡:“表哥,小心迟早肾虚。”“去去去,你们这种没有性生活的单身狗是不会体会到我的愉悦的。”
“魏婴!不要教坏我的孩子。”鸡毛掸子从隔壁飞了过来,正好打在了过来串门的江澄头上。
“……”江澄的青筋出来了,捡过鸡毛掸子,散发着一种“妈的死给”的气场。人形翻译机蓝曦臣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媳妇总不把我当老公看。
日常打架斗殴的开始,大家搬来了小板凳,设了赌局。
最后,魏婴赌宋岚赢结果赢了一万多。
“妈的!你到底是哪边的啊!”江澄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放出了仙子。
“蓝湛!!!有狗啊!!!”
薛洋和阿箐此时已经拿完酱油跑了回家。

【魔道祖师】这个小区仿佛有病「2」

墨重秋今天更新了吗:

1.
在宋岚尚未成为暴发户,不是,有钱人的时候,他一家就住在一个非常正常的小区里,一到晚上外面就会传来“套马杆的汉子~”“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等凤凰传奇的经典曲目。
那边时间薛洋几乎成为了凤凰传奇的脑残粉,天天拉着阿箐一起“娘子!”“阿哈!”“好想唱情歌!看最美的烟火!”
宋岚:???孩子你们醒醒???
宋岚觉得自己和晓星尘应该是全家最正常的两个人了,结果有一次他手机没电,拿晓星尘的手机听听歌,翻一翻他的歌曲列表。
放眼望去,清一色的凤凰传奇。
宋岚在生存与尊严中。
选择了死亡。
终于,白手起家的霸道总裁宋岚在赚到了大钱之后决定脱离凤凰传奇的魔爪,立刻在魔道小区买了栋别墅,希望凤凰传奇远离他的生活。
隔壁魏大爷对他们表示了衷心的祝贺,然后向你发出了斗舞的邀请。
隔隔壁江大爷对他们表示了衷心的祝贺,然后向你发出了斗舞的邀请。
隔隔隔壁金大爷对他们表示了衷心的祝贺,然后向你发出了斗舞的邀请。
宋岚:???
宋岚在外面惊天动地的“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中,淡定地喝了一口茶,起码现在不是凤凰传奇了。

2.
薛洋听说魏婴有个非常牛批的技能,热爱篮球的薛洋非常想拜他为师,于是有一段时间经常跟在魏婴的屁股后面,导致蓝二亲自上门将薛洋扔了回家。
薛洋没有放弃,依旧天天跟着魏婴。直到有一天江澄过来跟他搭话。
“小同志,你还有大好时光千万不要为了一个死给放弃你的生命啊!”
薛洋:???
江澄了解情况之后,沉思了一会儿,说:“你跟我过来。”
薛洋跟着江澄去了金子轩家问金凌借了仙子顺便蹭了一顿饭,然后带着仙子暗搓搓地回到了魏婴的后面躲了起来。
这时候蓝湛过来了,江澄手一松,大喊:“去吧仙子!”魏婴一脸惊恐地转过头,仙子充满喜悦地向魏婴扑了过去。
一步,两步,三步!魏婴挂在了蓝湛的身上。
“这就是三步上蓝。”江澄如此说道。
薛洋:???

3.
晓星尘是个大近视,大到半米之外人畜不分,脱下眼镜之后经常会摸着宋岚的头对他说:“洋洋啊,又长高了啊。”
薛洋被抢了摸头杀很不开心,表示:宋岚你滚出我的青青草原。
有一次,江澄捡了只狗崽,自己又不能养(因为魏婴会在他门口大哭你到底爱不爱我),送到金子轩家仙子又不乐意,最后只好拜托晓星尘帮他养几天,好让他给狗狗找到个好主人。
结果几天之后晓星尘的眼镜被宋岚一屁股坐坏了,晓星尘只好等宋岚上完班回来跟他一起去配眼镜。
刚好魏婴又打电话过来问晓星尘要他前几天借给晓星尘的便当盒。晓星尘一开始打算让薛洋和阿箐送过去的,人都喊过了才记起他们今天上学。只好凭记忆摸索到厨房,再一步一步摸到魏婴家门口。
回到家的晓星尘:“这便当盒我怎么感觉好像重了点呢,今天怎么没听到狗吠呢?”
魏婴拿着便当盒进屋,一打开,一只毛茸茸的狗头就钻了出来。
魏婴在思考他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了他的小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