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an桑

【楚路】现在问题来了,师弟该怎么泡?

墨重秋今天更新了吗:

•ooc

路明非大四的寒假简直闲到胃疼,小魔鬼最近都不怎么出没,偶尔冒个泡送他一顿芥末棒棒糖加辣椒豆浆就销声匿迹,师姐被送回了新娘岛,听说最近逃了出来,逼得金发高富帅满世界上演落跑新娘。
楚子航被找了回来,目前正在世界各地创造完美神话。
而路明非的寒假,依旧是作为东方不败坐镇网吧,独战群雄,往往一天下来座位旁边就堆满营养快线。
路明非以最后一个寒假让我回中国好好怀念过去以后满世界跑就没时间啦为由,当了个甩手掌柜,事务全都交给了已经三年级的助理小美女,自己跑回了中国。
路明非没有回婶婶家,随便找了间小破公寓,一间房一张沙发一台电脑一张床,每个月600房租,虽然简陋但路明非也住得快活。
但这造成了楚子航大神大驾光临却要在屁股下垫报纸坐地板因为沙发上不是饼干碎就是牛奶渍完全不敢让师兄坐的局面。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路明非提着战利品从网吧走出来,阳光照在路明非三天没洗的头上,仿佛能直接煎个荷包蛋。楚子航还是背着个袋子,装得里面好像就是网球拍一样,带着个墨镜,穿着运动衫,在网吧门口一站就显得好像警察叔叔来查水表一样,多少未成年人看到他扭头就逃。
我操师兄你这是金发美妞不合你意跑回中国寻找土生土长的花姑娘了吗?再怎么找花姑娘你也不能找网吧来啊,花姑娘又不可能三天不洗澡饿了康师傅渴了营养快线。
楚子航一看到路明非这油腻腻的一身,张口就是一句:“你多久没洗澡了?”师兄,揭人不揭短你晓得不晓得。
于是路明非屁颠屁颠地跟着土豪师兄去了酒店,在前台姐姐非常内涵的眼神中开了个钟点房。
洗澡。
楚子航你病吧,谁他妈特意去酒店开房就为了把师弟弄干净啊?您玩的是屠龙传还是暖暖环游世界啊?我一会儿出来你就得告诉我今天的搭配是简约清新了吧?路明非拿着酒店免费的沐浴露挤了一大坨就往身上抹。
楚子航在他出来之后并没有告诉他今天的搭配要求,事实上,路明非出来之后压根没看见他。路明非看见楚子航手机还在这里,于是一个人坐在那里联机玩连连看。
一局结束,楚子航就提着大包小包回了来,路明非被各大名牌淹没,有点不知所措。
您的好友学生会主席路哥已上线。
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穿着一身楚子航花钱买的名牌带着包养自己的土豪来到了自己的住处,顺便让他坐在了报纸上。
“所以说,师兄你回来就是因为你回来过新年结果爸妈飞国外去了所以找我过新年?”“嗯。”“你这样让我感觉自己是个备胎……”
路明非挠挠自己终于干净了的头,指了指四周:“我这可是连厨房都没有啊。”楚子航二话不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递给了路明非。
此时距离新年其实还有七八天,楚子航这张纸上把这七八天到新年结束的计划全都写好了,看着这么长的一张纸,路明非顿时有种自己在写政治卷的感觉。
最可怕的是,这么大张纸上的笔迹全都是出自楚子航之手,不含一丝电脑打印,可想而知,楚子航是花了多长时间写完这张纸的。
路明非用了五分钟快速地看了一遍,槽点从午夜的摩天轮变成了各大知名餐厅,路明非一把捂住随身携带的学生卡,道:“师兄……芬格尔那厮还欠我钱呢……”
言下之意就是,爸爸我没有钱,不要拉着我,我真的没有钱。
楚子航闻言,掏出一张卡。
“滴,1.4元。”
楚子航:???
tbc

【魔道祖师】这个小区仿佛有病「2」

墨重秋今天更新了吗:

1.
在宋岚尚未成为暴发户,不是,有钱人的时候,他一家就住在一个非常正常的小区里,一到晚上外面就会传来“套马杆的汉子~”“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等凤凰传奇的经典曲目。
那边时间薛洋几乎成为了凤凰传奇的脑残粉,天天拉着阿箐一起“娘子!”“阿哈!”“好想唱情歌!看最美的烟火!”
宋岚:???孩子你们醒醒???
宋岚觉得自己和晓星尘应该是全家最正常的两个人了,结果有一次他手机没电,拿晓星尘的手机听听歌,翻一翻他的歌曲列表。
放眼望去,清一色的凤凰传奇。
宋岚在生存与尊严中。
选择了死亡。
终于,白手起家的霸道总裁宋岚在赚到了大钱之后决定脱离凤凰传奇的魔爪,立刻在魔道小区买了栋别墅,希望凤凰传奇远离他的生活。
隔壁魏大爷对他们表示了衷心的祝贺,然后向你发出了斗舞的邀请。
隔隔壁江大爷对他们表示了衷心的祝贺,然后向你发出了斗舞的邀请。
隔隔隔壁金大爷对他们表示了衷心的祝贺,然后向你发出了斗舞的邀请。
宋岚:???
宋岚在外面惊天动地的“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中,淡定地喝了一口茶,起码现在不是凤凰传奇了。

2.
薛洋听说魏婴有个非常牛批的技能,热爱篮球的薛洋非常想拜他为师,于是有一段时间经常跟在魏婴的屁股后面,导致蓝二亲自上门将薛洋扔了回家。
薛洋没有放弃,依旧天天跟着魏婴。直到有一天江澄过来跟他搭话。
“小同志,你还有大好时光千万不要为了一个死给放弃你的生命啊!”
薛洋:???
江澄了解情况之后,沉思了一会儿,说:“你跟我过来。”
薛洋跟着江澄去了金子轩家问金凌借了仙子顺便蹭了一顿饭,然后带着仙子暗搓搓地回到了魏婴的后面躲了起来。
这时候蓝湛过来了,江澄手一松,大喊:“去吧仙子!”魏婴一脸惊恐地转过头,仙子充满喜悦地向魏婴扑了过去。
一步,两步,三步!魏婴挂在了蓝湛的身上。
“这就是三步上蓝。”江澄如此说道。
薛洋:???

3.
晓星尘是个大近视,大到半米之外人畜不分,脱下眼镜之后经常会摸着宋岚的头对他说:“洋洋啊,又长高了啊。”
薛洋被抢了摸头杀很不开心,表示:宋岚你滚出我的青青草原。
有一次,江澄捡了只狗崽,自己又不能养(因为魏婴会在他门口大哭你到底爱不爱我),送到金子轩家仙子又不乐意,最后只好拜托晓星尘帮他养几天,好让他给狗狗找到个好主人。
结果几天之后晓星尘的眼镜被宋岚一屁股坐坏了,晓星尘只好等宋岚上完班回来跟他一起去配眼镜。
刚好魏婴又打电话过来问晓星尘要他前几天借给晓星尘的便当盒。晓星尘一开始打算让薛洋和阿箐送过去的,人都喊过了才记起他们今天上学。只好凭记忆摸索到厨房,再一步一步摸到魏婴家门口。
回到家的晓星尘:“这便当盒我怎么感觉好像重了点呢,今天怎么没听到狗吠呢?”
魏婴拿着便当盒进屋,一打开,一只毛茸茸的狗头就钻了出来。
魏婴在思考他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了他的小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