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an桑

【魔道祖师】这个小区仿佛智障(3)

墨重秋今天更新了吗:

  1 .
  “洋洋,我们出去买酱油。”晓星尘穿戴整齐,带上眼镜拍了拍趴在沙发上的薛洋的头。阿箐极其不情愿地从薛洋的背上起来,躺到别处去了。
  薛洋慢吞吞地站起身来陪着晓星尘出门,建在郊区的小区的坏处就是,你得开上几十分钟才能看见一间超市。
  “哎呀,洗衣液大减价啊,家里洗衣液快没了。”“洗洁精也买两支吧!”“哦……这个酒用来做菜听说香味很好啊。”“买几条毛巾吧!”薛洋的手推车堆起了一座山,而晓星尘的购物欲丝毫没有减轻。
  喂喂喂,一会提袋子的是我啊你少买点。
  最后薛洋左手两只洗洁精,还夹着一大支洗衣液,右手的袋子里是各种饮料零食,回到家,整个人虚脱在地:“一个小区他建这么大干嘛啊!”
  “看看买了些什么。”晓星尘蹲着翻找着东西。
  “洋洋。”
  “干嘛?”
  “我们忘记买酱油了。”!(๑•̀ㅂ•́)و✧
  薛洋:???
  
  2 .
  薛洋没有驾照,所以在晓星尘和宋岚都出去了的时候,只能走好远来到公交车站等公交车。他看见一辆车驶了过来,于是他一直挥手,挥到车来到他的面前。
  薛洋满心欢喜地掏出公交卡,准备上车。
     然后。
  那辆车停都不停地从他面前驶过去。
  薛洋懵逼地以为是司机刹不住车,于是追了上去。
    它一直不停,开出了很远。
    好气哦。薛洋看着远去的公交车,还得保持微笑。
  
  3.
  阿箐第一次来月事的时候,她因为晚上看了恐怖片所以跑去跟薛洋睡一块。薛洋一早起来,觉得屁股湿湿的,嘟囔着不会是小瞎子尿床了吧,然后低头一看。
  屁股下一片血红。
  薛洋吓得立刻扯开自己的裤子,发现不是自己流的血之后更加惊恐了,一把扛起还没清醒的阿箐,冲进晓星尘和宋岚的卧室,大喊:“阿箐流了好多血啊!!!”
  晓星尘和宋岚正解决着一早起来需要解决的事情。
  两个男人和一个抱着一个女孩子的男生急匆匆地冲进医院,薛洋好像刚刚拍完黑道片一样,整手的血,还一脸惊慌。
  然后医生把那三个没有一点生理常识的男性挨个骂了一遍,并且人手一本生理常识须知。最后好心的路人顺便给他们挑选了卫生巾。
  等到回到了家,阿箐才醒过来。
  最后的最后,薛洋比阿箐更了解她自己的生理期。

【魔道祖师】这个小区仿佛智障

墨重秋今天更新了吗:

•现代au,双道长。
•一个完好无损的宋岚岚和脱下眼镜半米之外人畜不分的小星星。内附从良妹控洋洋。
•ooc。
……………………
魔道小区,一个充满着金钱味道的小区,住得起的不是暴发户就是有钱的书香世家,宋岚一家就住在这里。
宋岚是个gay,晓星尘是他的合法丈夫,他们有两个领养的孩子。
“小瞎子,想吃糖吗?求我啊!”
“智障。”
十五岁的薛洋和十二岁的阿箐,与隔壁琴笛合奏二人组被大家亲切的称为噪音制造者。
宋岚家有个特殊的规矩,七天一小扫除,十四天一大扫除。某蓝氏副总裁夫人抱着他的丈夫说:“太可怕了,虽然我们也是一天一条床……”
某蓝氏副总裁他哥兼江氏总裁丈夫表示不想翻译他弟弟内心的弹幕,他觉得自己好像在看片。
我们的故事,就是这一群人,仿佛智障的日常。
“成美,跟你妹妹出去跟你表哥借点酱油。”宋岚放下扫把,对着趴在沙发上的薛洋以及趴在薛洋身上的阿箐道。
有一天,保姆阿姨终于回想起,自己的工作被老爷全部抢光的恐惧。
“你再这么叫一次我就往你的套套里涂辣椒油。”薛洋向您竖起了中指。
“?!上次害我进医院的就是你这个死小子??????”宋岚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扬起了鸡毛掸子。
薛洋一把扛起阿箐一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隔壁蓝湛家借酱油。
魏婴打开门,薛洋和阿箐选择了死亡:“表哥,小心迟早肾虚。”“去去去,你们这种没有性生活的单身狗是不会体会到我的愉悦的。”
“魏婴!不要教坏我的孩子。”鸡毛掸子从隔壁飞了过来,正好打在了过来串门的江澄头上。
“……”江澄的青筋出来了,捡过鸡毛掸子,散发着一种“妈的死给”的气场。人形翻译机蓝曦臣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媳妇总不把我当老公看。
日常打架斗殴的开始,大家搬来了小板凳,设了赌局。
最后,魏婴赌宋岚赢结果赢了一万多。
“妈的!你到底是哪边的啊!”江澄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放出了仙子。
“蓝湛!!!有狗啊!!!”
薛洋和阿箐此时已经拿完酱油跑了回家。